中国金州网

体育动态

当前位置:中国金州网 > 体育动态 >

发展可以扩充全民健身的人口

来源:中国金州网 作者:admin 时间:2019-05-04 10:44

   在比赛中,张佳齐和搭档马鑫涛一起,以巨大优势击败了对手。“接触到这个东西三年多了,平时在办公室没什么机会去运动,这种新兴体育项目比较容易上手,有空就会去玩。”张佳齐说。
  三年前,张佳齐从一款APP上接触到了这项智能体育运动,发现既不容易受伤,又能锻炼身体,又有趣味性,于是就迷上了。一周三次,一次三小时,从赛区亚军,到全国冠军,也算是天道酬勤。
  在杭州,张佳齐这样的故事一个接一个地上演着,智能高尔夫、智能足球、智能台球等等项目的1400多名选手,成了智能体育蓝海中的第一批弄潮儿。
  智能+体育,擦出怎样的火花?智能骑行,通过人、智能骑行台、智能骑行软件的组合,让选手可以在任何时间、地点与任何骑手一起畅骑世界经典骑行赛道;按比例缩小的、模拟真实赛车的SS1智能轨道赛车,选手在座位上就能体验“速度与激情”;智能跳绳,为健身者提供各项跳绳运动数据,并且能够根据运动者的健身历史数据,为运动者提供更为科学合理的健身方案。
  简言之,智能体育就是利用智能体育装备,将传统体育智能化或将网络游戏现实化,体验者可以足不出户,在小空间内参与、体验山地骑行、滑雪、高尔夫球等对场地要求较高的运动。相对于单纯的运动,智能设备的“加持”让运动体验更加数据化、专业化、娱乐化。“我们希望打造的智能体育不仅止于一项单纯的体育赛事,更希望打破时间与空间的束缚,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让智能体育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让人人都能成为运动员。”大赛组委会执行主任、华运智体产业运营管理(浙江)有限公司董事长潘建臣说道。潘建臣介绍,这些智能体育项目运用了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AR、 VR、体感控制、 3D扫描、电子陀螺仪等新技术,对传统体育健身和网络游戏实现升级改造,在产业端,通过这些科技成果植入,使体育、健身等装备产业实现技术创新与融合。
  节省时间、跨越空间、兼具实用性和趣味性,智能体育使许多原来并不热衷于运动的人萌生了“试一下”的念头。中央党校教授、博士生导师钟国兴就是其中一员,对于智能骑行、智能赛车等项目,钟国兴十分感兴趣 。 今年多个本土搏击赛事品牌不约而同退出爱奇艺,转投西瓜视频免费直播中,重回流量思维。流量思维的底层逻辑,就是热闹与娱乐。中国职业摔角赛事似乎逐渐取代搏击,成为了新的“香饽饽”。
  2017年11月“拳星时代”赛事,搏击名将兼赛事创始人杨建平跨界职业摔角,一段过肩摔加转身踢的表演因极具真实感,在社交平台传播量过亿,远超过普通搏击赛的百万级传播量,成为“搏击+娱乐”成功案例,让人看到职业摔角的潜力。摔角赛事近年来也纷纷打响:
  2018年,OWE 东方职业摔角联盟正式展开赛季;2019年,EWE极限摔角联盟大赛在澳门打响。
  拳迷发现,中国职业摔角组织背后都有着搏击人的身影。OWE与昆仑决进行合作、EWE的创始人是散打冠军蔡良婵、著名MMA选手刘文擘进行职业摔角培训和表演......中国搏击遇冷后,众多搏击人转投职业摔角,是否说明职业摔角成为了下一个风口?“体育要真正产业化,很重要的是生活化,让大家觉得体育不仅是体育系统的事,而是全社会的事情,是大家的事,而且是我们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体育产业也会有很大的推动。”李华说。
  首届全国智能体育大赛于2018年7月启动全国范围的预赛。历时4个多月的预赛共有600万人参与项目,超过230万人报名参赛,1400余名运动员晋级总决赛。需求端的强烈反响给了潘建臣很多信心,在他看来,智能体育的发展可以扩充全民健身的人口,从海量数据中,竞技体育的选材、训练手段的迭代也将变得更加科学。
  另外,从产业角度上,潘建臣认为智能体育可以成为一些新技术的试验场,从而对传统的制造业进行改造升级。“我一再要求不仅要搞运动会,也要搞产业,当年如果乒乓球没有研发,可能就没有乒乓球赛。”潘建臣说。作为创立一家十年以上的体育公司,虎扑体育近年业绩状况并不乐观——其财务资料显示:2017年营业收入为2.32亿元,净利润为1929.4万元。相较于2015年的3157万元净利润,公司收益出现大幅下滑。
  由于回报欠佳,2018年8月,运动品牌贵人鸟曾将持有的虎扑13.66%股权作价2.73亿元,转让给上海鼎点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而上海鼎点是虎扑副董事长江伟所控股的企业,此次转让实质是管理层回购。
  目前,虎扑的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为创始人程杭,其直接持有25%的股份,通过其控制的企业间接控股约19%,总计达44%。第二大股东为上海鼎点,持股13.66%。第三大股东为中金公司,持股12.65%。隆冬时节,风景秀丽的江南城市杭州下起了一场大雪。对于来自上海、经营贸易公司的张佳齐来说,这场大雪意义非凡,不仅因为瑞雪难得,更是因为他拿到了人生中的第一个全国冠军——首届全国智能体育大赛全民镭战射击挑战赛冠军。
  
  “这些年由于信息化网络的发展,由于手机上网,导致了人们的生活方式越来越不健康,整天低头看手机,整天忙着上网,这么下来健康肯定成为大问题,智能体育把信息化、把网络和体育结合起来了,让我们在上网的同时就可以进行体育锻炼,这是解决了大的问题。”钟国兴说。
  浙江省体育局副局长、大赛组委会秘书长李华表示:“智能体育是嫁接融合,不同的技术之间的融合,一定会产生新的火花。通过这种融合,更大的意义在于,不仅是体育人搞体育,而是其他领域的专家也来关注体育,关注体育的商业模式。”
  解决健身痛点 助力产业升级李华认为,智能体育在全民健身的供给端和需求端都具备着多层次的意义,在需求端,一方面可以解决全民健身的场地问题,另一方面还可以利用大数据为各层次的竞技体育训练提供更科学的模式;在供给端,智能体育有利于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让体育成为产业升级当中的新动能。
  清华大学原副校长郑燕康曾经牵头做过一个跳水运动员的大数据系统,把国内、国际优秀运动员的跳水全过程数据化,然后通过这些数据进行分析,找到本队运动员与顶尖运动员的差距,从而能在训练中更具有针对性。
  “我们在清华跳水队做了一个实验,效果非常好。后来又把这个系统运用到书法上面,也取得了很好的效果。所以人工智能跟传统的项目结合,结合好以后能够对体育运动项目有非常好的帮助。”郑燕康说。 2016年,世界体育娱乐巨头 Endeavor集团(原WME | IMG)以40亿美元收购UFC,创下体育史上最大收购案,此时世界摔角娱乐(World Wrestling Entertainment,简称WWE)市值仅15亿美金,两者巨大差距引发了讨论。
  过去3年,UFC高速发展,“嘴炮”康纳-麦格雷戈与梅威瑟的跨界拳击大战令UFC 名声大振。与ESPN签下15亿美元转播合同后,UFC估值达到70亿美金,3年内完成75%增长,UFC总裁白大拿被公认为是商业奇才。
  另一边,WWE的情况又如何呢?2018年美股堪忧,WWE逆市而动,从年初30美金最高冲到96美金,堪称“妖股”。今年4月上旬,WWE市值已达75亿美金, 3年400%的增长也将话题王子白大拿远远甩在身后。
  在中国市场,WWE也是大步迈进,办赛事、签运动员、落实播出渠道一个不落。
  2016年起WWE与PP体育签署转播协议,并连续第三年在中国举办现场秀;2016年9月10日,在上海进行巡演;2017年9月17日,在深圳举办落地赛事;2018年9月1日,上海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上演比赛;2016年“WWE中国之星”训练营活动中,王彬脱颖而出成为第一个被WWE签约的选手,其后WWE签约了共计9名中国运动员。
  UFC的成功刺激了中国搏击的繁荣,中国搏击曾想对标UFC的PPV路线,多个搏击品牌在爱奇艺开设付费直播,不过用户付费习惯还需培养,这条道路没有走通。
  WWE拥有以Raw和SmackDown为基础的超过十个子品牌赛事,每周进行电视播出,同时有“皇家大战”、“摔角狂热”、“夏日狂潮”和“幸存者大赛”四大PPV付费有线电视赛事品牌。
  这些赛事通过电视、互联网用25种语言覆盖180个国家和地区,社交网络粉丝总数超过了1.3亿。每年WWE举办超过300场赛事,吸引全球200多万观众到现场观赛。
  WWE的四大PPV付费有线电视赛事品牌高频赛事、高覆盖率提升了WWE品牌价值,让职业摔角成为日常生活娱乐的一部分,增强了用户的粘性。在福布斯赛事品牌价值榜上,WWE旗下的“摔角狂热”比赛单日活动收入排在足球欧洲冠军联赛之前,位列第六位,仅在超级碗、夏季奥运会、冬季奥运会、男足世界杯和NCAA男篮决赛后。
  2、美式文化与特朗普助力
  职业摔角是美国娱乐文化的一部分,其中英雄与反派、恩怨剧情走向,可以看做美式英雄文化先驱。文斯-麦克马洪(Vincen McMahon)强化了WWE的娱乐剧情,通过体育和商业明星跨界参与的方式,迅速提升WWE的知名度,让摔角娱乐文化风靡世界。
  2007年特朗普担任WWE嘉宾,参与剧情表演。2013年特朗普入选WWE名人堂。2016年的总统大选中,文斯-麦克马洪成为特朗普团队最大的捐助者之一。2017年特朗普正式当选美国总统后,在总统的背书下WWE股价应声上涨。上海监管局信息披露作为虎扑体育的前身,2004年,篮球论坛hoopCHINA.com由程杭在美国芝加哥创立,主要发布NBA新闻资讯。
  2007年9月,虎扑体育正式成立,注册资本为1.18亿元。足球、F1和网球频道先后上线,从最初的篮球论坛拓展到全体育领域。
  与此同时,虎扑开始公司化运营,尝试拓展广告和电商等业务。虎扑很快在垂直内容领域获得大量精准用户,并在2007年,顺势获得晨兴科技的A轮融资。
  2012年,虎扑获得由海通开元领投的B轮4000万融资。此后,虎扑在体育领域加速狂奔,2014年完成由景林资本领投的1亿元C轮融资,2015年又获得总额2.4亿融资,A股公司贵人鸟幕后参与。
  当前,虎扑拥有访问量可观的体育垂直平台“虎扑体育”、运动潮流商品购物网站“识货”、民间单挑篮球赛事“路人王”以及独立运作的潮流单品交易平台“毒”等业务。
  该公司的辅导备案报告中写到,“基于海量用户平台,公司已发展为由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技术推动,互联网营销服务及增值平台服务板块联动的产业领军企业。”
  据备案报告披露的最新数据,虎扑全平台累计注册用户数超过3000万。
  实际上,在2014年7月获得C轮融资之后,关于虎扑谋求上市的消息频频出现。直至2016年,虎扑体育正式递交创业板的上市申请,以求登陆A股市场。
  不过,2017年3月虎扑主动终止IPO进程,市场普遍的说法是,借壳公司*ST亚星重组交易失败,导致上市计划流产。